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亚马逊买了米高梅?小心这个女人

亚马逊买了米高梅?小心这个女人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郑峻,头图来自:IC photo


亚马逊拿下米高梅


是的,这笔交易已经完成。米高梅现在是Amazon Studios旗下子公司,詹姆斯邦德、《霍比特人》则成为了亚马逊最具价值的IP。如果贝索斯愿意,他甚至可以亲自出演下一集007,跑个龙套。


电商与云计算巨头亚马逊上周四宣布,完成斥资75亿美元收购好莱坞老牌片商米高梅的交易。这是亚马逊二十多年历史上的第二大收购,仅次于2017年斥资137亿美元收购美国有机生鲜连锁超市Whole Foods。这也是贝索斯卸任亚马逊CEO之前宣布的最后一笔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底米高梅计划出售之后,苹果、Netflix以及NBC环球等业界巨头都曾有过收购意向,但最终却是亚马逊成功竞标拿下。亚马逊最终收购价格比米高梅此前市值溢价了60%。苹果迄今最高金额收购还是2013年斥资30亿美元买了耳机品牌Beats。


为什么亚马逊渴求米高梅?米高梅创建于1924年,是好莱坞八大片商之一。4000多部电影、1.7万部电视剧、180个奥斯卡奖和100个艾米奖、《12怒汉》《冰血暴》(Fargo)、《古墓丽影》(Tomb Raider),这些数字和名作代表着米高梅的显赫历史和片库资产。就在今年的奥斯卡上,米高梅出品的《贝尔法斯特》还获得了七大奖项的提名,包括了份量最重的最佳影片。


收购米高梅符合亚马逊的内容战略。过去几年亚马逊一直在大举投资内容。财报显示,2020财年亚马逊在视频与音乐内容领域总计投入了110亿美元,较2019年的78亿美元增长超过40%。其中,视频业务则是亚马逊的投资重点,2020年投入超过85亿美元。


亚马逊大举投资内容建设是为了增强Prime服务的竞争力。亚马逊Prime服务在疫情期间增长迅速,去年年底全球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亿人。与其他流媒体平台不同,Prime Video流媒体是Prime服务的一部分。而85亿美元收购米高梅,算是最简单粗暴的内容投资。


外界普遍认为,亚马逊收购米高梅之后,将极大增强Prime Video平台的内容吸引力,从而真正具备了与派拉蒙旗下Paramount+、华纳旗下HBO Max、迪士尼旗下Disney+较量的竞争力。有了米高梅的内容,亚马逊不仅可以一举超越流媒体新贵Netflix,甚至可以和传统影视巨头比比家底。


FTC没批准没反对


这笔交易是在去年5月宣布的,监管审批期限是10个月时间。就在上周二,欧盟反垄断部门正式通知亚马逊,已经无条件批准亚马逊收购米高梅的交易。欧盟委员会经过审核认为,米高梅的内容并不是无可替代的,亚马逊和米高梅的业务重合度有限,并购不会明显影响欧洲市场的竞争。


严格来说,亚马逊这一交易并没有得到美国反垄断监管部门的明确批准,但负责审核这一交易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没有在3月中旬的审批期限内提出反对意见。在两大监管部门先后放行之后,亚马逊最终按原计划完成收购交易。


美国公司推进并购交易并不需要得到监管部门的正式批准。在设定的监管审批期限过后,如果监管部门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企业就可以完成收购。而如果监管部门决定阻止并购,则需要提出反垄断诉讼,和企业对簿公堂。


2011年AT&T放弃收购T-Mobile,今年英伟达放弃收购Arm都是因为FTC的明确反对和诉讼;而2019年,AT&T连续在联邦地区法庭和上诉法庭赢得对司法部的诉讼,最终完成850亿美元天价收购时代华纳。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收购原本应该交由美国司法部来进行反垄断审批的。但去年6月,FTC却主动要求接过亚马逊的交易案件,可见他们对亚马逊的兴趣浓厚。过去两年多时间FTC一直在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目前还没有结束,对后者的业务结构非常熟悉。


美国两大反垄断机构存在监管职能与管辖范围的分工和重合。具体而言,司法部主要关注1890年《谢尔曼法》(Sherman Act)规定的相关垄断,FTC则主责1914年《联邦贸易委员会法》规定的相关垄断,两大机构都对1914年《克莱顿法》(Clayton Act)涉及的垄断领域拥有管辖权。


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国政府同时对四大互联网巨头开展了反垄断调查。其中FTC负责调查Facebook和亚马逊,司法部则负责谷歌和苹果。随后两大机构先后对Facebook和谷歌提出了反垄断诉讼,目前还在推进中。



不得不提的是,FTC现任主席丽娜汗(Lina Khan)与亚马逊有着不解之缘,是亚马逊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2017年,还在耶鲁大学就读的丽娜汗发表论文《亚马逊的反垄断悖论》(Amazon’s Antitrust Paradox),以电商巨头亚马逊为例,立场鲜明地要求对美国反垄断法律体系进行改革。


丽娜汗通过剖析亚马逊的业务和竞争模式,指出以往芝加哥学派的垄断衡量标准已经不适用当今的互联网平台时代。她强调,虽然亚马逊暂时让消费者享受到了低价,但其平台的垄断地位实际上减少了市场竞争,从长远来说并不利于消费者的利益。


这在当时还是非常激进的观点,只有27岁的丽娜汗直接挑战了1978年保守派法学泰斗伯克(Robert Bork)的权威著作《反垄断悖论》(Antitrust Paradox)。这篇论文不仅获得了美国反垄断监管领域的高度关注和争议,也让年轻的学生丽娜汗一举成名。她更因此得到了民主党激进派代表、美国联邦参议员沃伦(Elizebeth Warren)的接见与赏识,为后来进入政界埋下了伏笔。


反垄断进入鹰派时代


过去几年时间,丽娜汗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任教期间,与同事吴修铭(Tim Wu)不断呼吁加强对亚马逊和谷歌等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监管。这两位哥伦比亚大学学者也被认为是美国反垄断“新布兰德斯学派”(New Brandeis)的主要理论旗手。

,

环球ug代理www.ugbet.us)开放环球UG代理登录网址、会员登录网址、环球UG会员注册、环球UG代理开户申请、环球UG电脑客户端、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随着民主党总统拜登上任,反垄断的强硬派学者们也纷纷被委以重任。拜登先是委任吴修铭进入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担任科技与市场竞争政策的总统特别助理。其次,拜登又令人惊讶地提名丽娜汗出任FTC主席职位,把这个最重要的反垄断位置交给了年仅32岁的女学者。随后,美国反垄断律师坎特(Jonanthan Kanter)也出任了司法部反垄断部门负责人。


三大反垄断实权职位如今全都交到了鹰派学者手中。值得注意的是,丽娜汗和坎特并没有受到参议院共和党人的抵制,两人的参议院提名确认投票结果都是69:28(吴修铭的任命不需要参议院确认)显然,加强对互联网巨头的监管,遏制他们不断膨胀的经济与社会影响力,已经成为美国政界过去几年的共识。


另一方面,互联网巨头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们的这几位死敌担任反垄断实权职位。亚马逊和Facebook两大巨头甚至公开提出,由于丽娜汗对他们的长期批评,她无法做到无偏见的公正执法,应该主动回避涉及亚马逊和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当然,丽娜汗强硬拒绝了这一要求。


如外界预期的一致,丽娜汗上任FTC之后立即开始实施了她的监管理念。去年8月,FTC修改后重新提交了对Facebook的反垄断诉状,再次要求法庭下令分拆WhatsApp和Instagram。今年1月,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官驳回了Facebook的诉求,决定继续推进FTC的诉讼。


在阻止科技巨头并购方面,丽娜汗也立场坚定。去年12月,FTC对英伟达提起反垄断诉讼,要求否决英伟达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认为这一交易会损害到数据中心和智能汽车等诸多领域下一代芯片技术的创新。在遭遇监管部门阻力之后,英伟达最终无奈放弃了这一交易。此外,FTC还成功阻止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收购Aerojet Rocketdyne的交易。


缺席的第五名委员


话题回到亚马逊收购米高梅的交易。既然丽娜汗强烈抵制科技巨头的扩张收购,为什么FTC没有在交易审核期限内像起诉英伟达那样,阻止亚马逊收购米高梅,而让亚马逊顺利完成了收购呢?


丽娜汗当然想否决亚马逊收购,但她没有足够的支持票。FTC是一个半独立于美国政府的监管部门,其决策由委员会五人小组集体投票决定。法律规定新任总统只能提名自己所在政党的三名委员,从而占据3:2的相对优势。这意味着政府换届,FTC的决策层也会随之更替。


FTC目前只有四名委员,这才是问题根结所在。由于FTC的两名共和党委员支持亚马逊收购米高梅,丽娜汗尽管是FTC主席,也只有一张投票,无法打破2:2的投票僵局。因此,她迄今没有就亚马逊收购案发起委员会投票,选择等待第五名委员上任之后再采取行动。


这第五名也是最关键的FTC委员席位,拜登早在去年9月就提名了美国乔治城大学教授贝多达(Alvaro Bedoda)。但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提名大半年之后,贝多达依旧没有通过美国参议院的投票确认,无法上任参与FTC投票。


贝多达也主张加强互联网监管,但他更关注的是用户隐私问题,不仅强烈反对谷歌和Facebook滥用用户数据,更反对美国政府的监控行动。贝多达无法上任的原因在于,他此前多次公开抨击特朗普和共和党,政治立场过于鲜明,因此连续两次遭到了参议院共和党人的集体抵制。


更戏剧性的是,今年2月新墨西哥州民主党参议员卢扬(Ben Lujan)因为中风而做手术,贝多达的第三次确认流程不得不再次推迟。目前美国参议院民主党和共和党以50比50持平,每一张票都非常关键。不仅是FTC委员贝多达,还有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和美联储(Fed)委员的提名确认都因为卢扬因病休假而陷入了僵局。


虽然中风的卢扬在脑部手术仅仅一个月后就回到参议院,但民主党又遇上参议员感染新冠被迫隔离,只能又双叒推迟贝多达的参议院确认投票。一旦贝多达进入FTC,丽娜汗就能在委员会获得3:2的优势,推进自己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议程。


不会对亚马逊手软


即便是亚马逊已经完成了收购米高梅的交易,FTC依然可以在未来决定是否提起诉讼,要求法院下令亚马逊全部或者部分分拆米高梅的业务资产。FTC本月已经通知亚马逊,他们会继续调查这一交易。


一个小小的监管变化是,特朗普政府的FTC如果批准企业并购,通常会发布正式通知。而丽娜汗时代的FTC则会提醒企业,他们未来依然可能面临分拆起诉。


就在本周,FTC宣布对微软收购动视暴雪的交易进行反垄断调查。今年1月,微软宣布以687亿美元收购游戏开发商动视暴雪,预计在2023年完成交易。如果顺利完成收购,届时微软将成为仅次于腾讯和索尼的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看起来丽娜汗对这一交易同样充满兴趣。


要求阻止亚马逊收购米高梅的并不只是FTC。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沃伦等进步左派以及工会组织都在公开督促FTC和丽娜汗采取有效措施,阻止互联网巨头继续大举扩张。当初正是沃伦将丽娜汗引荐给了拜登政府。


近期沃伦连同其他民主议员在国会两院提出一项反垄断法案,要求授权美国司法部和FTC否决超过50亿美元的收购案,禁止合并后市场份额超过三分之一的收购案。但这一法案没有得到共和党的支持,因此不太可能最终通过。



要真正阻止科技巨头并购扩张,必须改变目前的反垄断法律体系。而这正是丽娜汗在2017年那篇论文所振臂高呼的观点。2017年,FTC最终批准了亚马逊收购Whole Foods的交易,丽娜汗当时措辞严厉地公开批评FTC这一决策“过于幼稚”,纵容了亚马逊在电商与物流领域继续获得垄断权力。


现在作为FTC主席,她会轻易放过亚马逊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 (ID:techsina),作者:郑峻

发布评论